我要投搞

标签云

收藏小站

爱尚经典语录、名言、句子、散文、日志、唯美图片

当前位置:星彩网登陆 > 木槿花 >

余东老街的木槿花

归档日期:03-13       文本归类:木槿花      文章编辑:爱尚语录

  立冬前几天,张妙霖兄邀请我们几位吃货去他老家海门品尝吕四渔港的海鲜,秤星鳗、黄蟹、鲳鱼、带鱼、青虾以及河豚鱼鲞的滋味,糅进了南黄海的海风,丰腴鲜甜而野性十足,在老白酒的催化下,我们很快进入微醺状态,与尔同销万古愁。

  第二天一早我们去踏访海门东部的余东老街。余东古称余庆,还有一个美丽的名字:凤城。余东有1300年历史,始于唐,兴于宋,盛于明清,它的繁荣靠的不是渔业,而是盐业。清代是两淮盐业的鼎盛期,乾隆盛世两淮共有23个盐场,余东盐场是举足轻重的一个,与吕四盐场并称“余吕真梁”。

  花开花落,沧海桑田,今天的余东古镇已天翻地覆,所幸还保留了一条老街。长度为846米的这条老街排列着两千多块石板,两边是明清建筑,牛角形屋脊(当地又称凤尾)、屋面坡度较缓。粉墙黛瓦,屋檐低矮,瓦楞上的朝天草微微颤动着,六百多年历史刻录在每块青砖、每块条石上。

  店铺本来就不多,又有不少还关着,杉木门板上用油漆写着字。开着的大多生意清淡,杂货铺里的老妇人严严实实地裹着一条棉被枯坐在躺椅上,老半天都等不来一个买烟买酒的人。制面作坊里的女人三十多岁,麻利地做着饺子皮,早几天没卖完的面条挂在竹竿上,像正赶上枯水期的瀑布。“带点回去吧,下水一煮就可以吃了。”等我们一个圈子转回来,她已经做完了饺子皮,把一部离心机搬到门口卖起了棉花糖。可是我没见着小孩子啊!

  真是看不到孩子,青壮年带着他们离开了老街,住进海门市区的新房子。老房子里留守着生于斯长于斯舍不得离开的老年人,外来者在此寄居,带来了几缕生气和外来习俗,狗猫不知岁月更迭,懒洋洋地晒着太阳,天气可真好!

  让人欣慰的是,从老屋狭窄的边门窥探进去,后面豁然开朗之处便是一个天井或后院,明媚的阳光照着树与花,还有晾晒的衣服。炝锅的香气、敬佛的烟气、坛里的酒气、木盆里的洗衣粉气,融汇成人间烟火。

  政府进行了保护,街角挂了铭牌,让游客知道里面有姐妹井,此处是江村故居,再走几步是郭家银楼,那条鱼骨状分出去的小巷子是盐店街,这里又是正在修复的通东书院。老街上最高的两层三底带铁栏杆的小楼鹤立鸡群,本来是震丰恒布庄,后来作过北伐军的驻地,抗战时期又作过伪南通县十一区区公所。

  门板上的对联向来是考察古镇风情人文的切入口。修旧如旧镇应新,砖新木新街仍旧。凤城古地旧观念,余东老镇新境界。工稳有欠,也谈不上典雅,却也体现了对老街保护的理念。也有些是这样的:松柏古而秀,芝兰清且香。五山蟠吉地,三瑞映华门。它们婉转地表达着农耕文明的审美与愿景。

  来到修整一新的南城门,可以登高远眺,但是原先的四城门、十庙、五山、五牌坊基本上已不复存在。一位老人告诉我,余东本来是有四座城门的,其他三座在战争中被毁了,南门一直保留到上世纪七十年代,最终也被拆了。现在的城门是根据老城门的残留一段修复的,看得出新老砖头的分界线。之前妙霖兄告诉我:“余东镇在1948年5月就解放了,是海门唯一通过武装斗争获得解放的乡镇。”

  如此说来,老城门如果没拆,应该看得到累累弹洞,到今天就是爱国主义教育基地了。

  在城门下,我发现路边有一处老房子颇有气势,门口乱草丛中堆放着一些刻有图案的石雕建筑部件,房屋的木柱子下压着木质覆盆式柱础,由此判断是明代建筑。这幢房子已经没人居住了,邻居说他家老人很有学问,三个孩子都在外国留学后定居了,老人前不久去世,老太太就住到城里去了。

  两扇木门上的对联“三槐世泽,两晋家声”,透露出书香门第的自负与气派,走近一看又发现这几副对联不是纸质笔墨写的,而是双钩浅刻填漆,风雨不侵,色新如昨。我凑到木板窗户前对着缝隙往里看,不料窗门被我的额头顶开,屋子里的一切暴露在眼前。客堂里居然品字形排列三张八仙桌,北窗投射进来的光线在桌面上反射光芒,几把太师椅靠墙而置,桌上还有一把显然是来不及归位的水果刀,仿佛还留着柑橘的水渍。北墙上贴着年画,福禄寿三星高照,两边是一副手写对联:德高雅量福自来,心宽博爱人长寿。西墙的横梁上,悬挂着三帧老祖宗的黑白照片,无语地注视着老屋里的灰尘飘浮。

本文链接:http://lovemmarie.com/mujinhua/24.html